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bet皇冠体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互动交流 >

火:这才是西方真实模样一位留学生眼中的美国

时间:2019-02-11 14:5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这几日,美国加州燃起的大火可谓是轰动世界,巨大的财产损失和大量的人员伤亡让各国媒体深陷于震惊之中。根据《美联社》的报道,截止当地时间11月16日,这场熊熊燃烧的大火,已

  这几日,美国加州燃起的大火可谓是轰动世界,巨大的财产损失和大量的人员伤亡让各国媒体深陷于“震惊”之中。根据《美联社》的报道,截止当地时间11月16日,这场熊熊燃烧的大火,已经在美国造成了“74人死亡,1011人失踪,一万多栋房屋被毁,近30万人大撤离”的惨剧,而大火至少还要烧十几日,情况相当不乐观。

  其实,早在2017年的哈维飓风中,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救灾机制”漏洞就已经显露无疑了。当时被曝出的状况是救援不及时,从上到下乱作一团,甚至是出现地方官员自己先跑的惊人画面。而在本次的加州大火中,这样的情形依旧出现了:姗姗来迟的消防力量,姗姗来迟的撤离令,姗姗来迟的国家领导人,而这“姗姗来迟”的背后,是一条条本不该终结的鲜活生命。

  我记得大概是一年多前,我当时住在亚平宁半岛北侧的一座小城里,那时候小城刮起了超强的风暴,四处满目疮痍,损失相当惨重。按理说,救援力量和后期清理灾区现场的工作应该迅速展开,然而事实这样的:因为风暴来的时候是在假期,地方官员都度假去了,直到两天后才有人到倒塌的建筑物和树木周边拉起警戒线,地上的碎物却始终没人处理。而自从拉起警戒线之后,现场的画面整整原封不动地保存了一个月。在我到西方生活的这些年里,这样的画面总是间歇性上演,在西方人看来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对于从一个高效性社会来到西方的我来说,这背后是整个社会领导层面“互相推诿”的丑陋面容。

  问题的根源其实很简单,西方社会并没有建立起类似于中国那样的救灾机制,官员之间也没有严格的“责任制”。于是,当灾难出现的时候,会出现“官员各自保命,不愿意摊这摊浑水”的画面,即便是上下“应急动员”起来,也会陷入到救援资金谁来出、事故责任谁负责、救宅物资要不要给,补助资金要不要批的问题上,等大家商量好了, 时间早已来不及了。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也是西方最引以为傲的西方式、按部就班的“契约式”社会模式。而在这种模式下,因为没有规定要求某人有绝对的义务要对救灾负责,所以就算是有人愿意奉献自己,甚至是为了他人赴汤蹈火,也会出现资金短缺、物资短缺、无人支持等诸多的现实问题。

  而更让我们这些习惯了“有灾难大家一起上”的中国人感到震惊的是,在灾难面前,西方的一些官员往往不是第一时间团结起来,将灾难的损失降到最低,而是抓紧时间“打嘴炮”,互相推卸责任,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利用眼前的状况,来抹黑自己的对手,无所不用其极。这样的画面几乎在每一次灾难中都上演了,即便是在本次加州的大火中,在这样生死攸关的状况下,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加州的地方官员之间,也是不惜一切代价互相指责对方有重大责任。

  如今,在西方学习生活的笔者,回望一眼中国完善的救灾机制,真的发自内心地想给祖国点个大大的“赞”。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笔者的印象里,中国从国家到省市,再到县里,镇上,村里,几乎形成了全方位的“一条龙”救灾机制,从救援物资的储备、到救援力量的调度,都是有计划提前安排的。此外,因为有完善“问责制度”,所以地方官员往往都非常负责,甚至是用自己的生命来保卫人民的利益。

  笔者不是闲得胡说,因为笔者的故乡福建,每年都会上演严重的洪涝、台风灾害,而每次灾难来临之前,我们都会收到数条避灾短信,电视台、社区广播全天播报,甚至有社区领导亲自上门挨家挨户查看。而在危险地带也会有负责人和驻地官兵挨家挨户劝离,甚至是帮忙转移群众财产。

  以前在国内的时候,在很多公知和有心人士的忽悠下,我也深信西方民主制度的“无比先进性”,甚至还因此误解过自己的国家,然而这一切的顽固思维,都在我到西方学习生活之后,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我甚至开始崇拜自己的国家。

  而这种现象反映到现实中就变成了:毫无执政经验的卡车司机被选为了地区领导人,拍电影的戏子当上了国家总统,原因很可能是因为长得好看,或者是有一张忽悠人的巧嘴,颇有点“选秀”的味道。

  我见识过他们的投票大选,也亲眼看见他们将“神圣”的选票以“他比较帅”的理由投入到选举箱中。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对于自己所选的人,了解到的很少,多半只是通过宣传材料和电视演讲罢了。我曾当着我的徒弟(两个欧洲人)的面和他们讨论这样的问题:如果你们选出的领导人没能力怎么办?他们耸耸肩说:这没办法,那就过两年再选一位好的吧。我当时很震惊,因为他们的态度,像极了“赌博”。

  在笔者的童年印象里,也有过几场熊熊燃烧的大火。笔者的故乡是在福建省的闽江边上,森林覆盖率极高,因此恐怖的大火也是见怪不怪的了。不过,每一次的大火都最终被沿岸的百姓战胜了。

  在我的印象里,最严重的大火大概是发生在笔者六七岁的时候,当时因为雷击,导致闽江对岸的山头起火了,大火迅速蔓延,森林窜起的火苗高达数十米,将河谷平原照得通红,眼看着就要吞噬山脚下的民房。当时对岸的警报轰鸣,万分火急,而就在我们担忧救援力量来不及赶来灭火的时候,感人的一幕出现了:我们西岸的成年男子,全都自发聚集了起来,迅速到了东岸和东岸人民一起冲向火海,灭火大队里面甚至有成年女性,而我的父亲也在队伍里。

  那一次,父亲一去就是一天一夜,母亲在家里心惊胆战地踱来踱去,生怕父亲有去无回。我那时候不懂事,很疑惑地文母亲:“那是东岸的事,不关我们的事,而且那么多消防队不是去了吗,为什么爸爸他们还要去呢?”母亲当时对我说:“团结力量大,如果都没有人愿意挺身而出,那火就灭不了”。后来,父亲回家了,灰头土脸的,连鞋子都被烤化了,但火终究是被灭了。

  我至今依旧记得,那些年冲着大火,逆向而行的两岸百姓,虽然说这些年随着科学管理的加强,山火已经多年未见,但我相信,以中国人的本性来说,一旦出现灾情,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团结一致,甚至挺身而出。

  而这次美国加州大火肆虐,也出现了这样的画面,万千民众集体出逃,来得及的出逃成功,来不及的葬身火海,救火的事情全交给消防员了。然后火越烧越大,被迫逃亡的人越来越多,火势也越来越难控制。所以总结起来大概是这样的:最初火势不大的时候,第一批人跑了,后来火势中等的时候,第二批人跑了,最后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消防队终于赶来了。

  对此,笔者不愿意去多说些什么,只想对祖国的同胞说:不要以为你的安居乐业是理所当然,你现在所享受的盛世太平,是因为有人负重前行!

  和中国不断朝着“高效性”社会大步迈进的时候,绝大多数西方国家,却变得越来越懒散,社会效率非常低下。毋庸置疑的是,西方社会的权力分散确实有益于社会的平衡和权力制约,但这也是西方社会最大的问题所在:放散的制度下,政府和机关部门的办事效率非常低,动员能力非常有限。再加上各个权力部门之间的利益斗争,办成一件事,往往要消耗上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会在西方看见一座桥从设计到建成,能耗上数十年的时间,甚至至今还没修好的情况出现,公知们会告诉你这叫“百年工程,修好了能用很久”,可是后来我发现,他们真的是纯粹耗时间而已。

  而这样的状态,不仅仅体现在政府和事业单位,就连平时的生活状态也基本朝着“能拖拉就拖拉”的模式前进。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笔者家楼下一家中餐馆的一排10米长的铁围栏腐锈,华人老板请了两名洋工来上油,结果,这两名工人刷啊刷,刷了四个多月,笔者都放完暑假从中国回来了,他们还在刷,终于在前两天刷完了。而中餐馆的老板娘也是后悔莫及:再这么刷下去,我们餐馆也要倒闭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