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bet皇冠体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互动交流 >

垃圾”他的心比谁都干净回收别人嫌恶的“生活

时间:2019-02-17 02:1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在我们这个村子里,表哥是很容易招人反感和厌恶的一个人。但是如果表哥隔一段时间不出现,村民们就会站在自家门口翘首以盼,窃窃私语着:他怎么还不来? 每天黄昏,表哥会骑上

  在我们这个村子里,表哥是很容易招人反感和厌恶的一个人。但是如果表哥隔一段时间不出现,村民们就会站在自家门口翘首以盼,窃窃私语着:“他怎么还不来?”

  每天黄昏,表哥会骑上一辆电动的小三轮车,从村头开到村尾。他在网上下载了一个吆喝声的音频,放在三轮车前的小喇叭上,反复播放。

  听到小喇叭传出的甜蜜吆喝声,正在厨房做晚饭的妇女们就会停下手中的活儿,急匆匆走出房门,把自己家的东西送给表哥,让他代为处理。表哥有时候需要给对方钱,有时候则开口向对方要钱。

  拿钱送钱的时候,人们以一毛两毛作为讨价还价的单位,斤斤计较。货物缺斤少两是常见的事儿,有的时候表哥还会当众被人辱骂。表哥上班时,从来没有人叫他的名字。村里的大人们都叫他“收破烂的”,村里的小孩们都叫他“垃圾大王”,还说他身上有股子馊味。

  我从来没有闻到过表哥身上的馊味,我知道他每天都会用花果香味的沐浴露好好地洗个澡,但他依旧无法证明自己的干净,就好像其他的人即使把鼻子全遮住也无法证明表哥有些肮脏。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些年来,表哥靠着自己的一双手,撑起了一个家。表哥很少向其他人谈起他的工作,非说不可的时候,他也是吞吞吐吐。

  他很排斥“收破烂的”这种带有歧视色彩的称谓,每次出门都说自己去“上班”了,他说自己从事的是环保行业,他自称为“回收人”。

  “回收人”也分等级。纸张、饮料瓶之类的利润最少,因此门槛最低,属于入门级别。进阶以后,就可以回收各种“生活百货”,比如说衣服、鞋子、书籍、器具等。第三个层次是“废铜烂铁”之类的金属用品。再往上走就是手机、家电等电子用品。这四种“回收人”都还属于劳力又劳心的阶段,每天都需要辛苦地走街串巷。

  虽然“回收人”工作普遍辛苦又不招人待见,但也有较为轻松和利润大的回收工作,那就是专门去工厂里回收机器。在“回收界”,能够走到这一步的“回收人”寥寥无几,他们一般都和本地的多家工厂保持密切的联系,平时只需呆在家里休息,接到通知以后就开着货车把工厂里淘汰的生产工具拉出来处理并再次转卖。

  就好像宫斗戏里的女主角一路从答应到嫔妃一样,刚入行的表哥也是从最简单的饮料瓶回收做起,渐渐地逐渐往上进阶。

  每一件物品,都承载着主人的记忆。我们扔掉一件物品,也是和过去的一段时光挥手告别。

  我们村子里有一个手艺高超的木匠,他打制的沙发和床柜每次运到家具店里都能卖一个好价钱。凭借着一门雕龙画凤的手艺,李木匠年纪轻轻就在村头盖了一栋四层楼高的别墅,门口还种了一排观赏性的果树,一到春天,姹紫嫣红。

  村民们都说李木匠是我们村里的“首富”,人们都把李木匠当成了依靠手艺、发家致富的榜样。大姑娘在面对媒婆的问亲纳彩的时候,都会说“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就想找一个李木匠那样的勤劳人”。

  李木匠把自己的生活过成了村民们人人羡慕的模样。但是表哥早就明白,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李木匠高中毕业,写得一手好字又爱好风雅,所以效仿文人饮酒为乐。这在村子里,已经成为人人皆知的事实。然而人们不知道的是,李木匠不仅仅喜欢酒,他还嗜酒如命。表哥每次出门工作的时候,都会在李木匠家里收回很多的玻璃啤酒瓶。

  表哥在李木匠家“工作”时,你可以经常听到屋子里传来的锅碗瓢盆被扔在地上的声音。李木匠的妻子有时会哭泣着扑向李木匠,逼问他:“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那时候的表哥还没有结婚,他不清楚李木匠的妻子每天都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但他却看到她手臂上经常会出现两道淤青的伤痕。

  虽然白天在公开场合,李木匠和妻子都尽心尽力地维持着一个夫妻恩爱、举案齐眉的和谐形象。但就好像一个早已被白蚁所腐蚀内里的木柱一样,即使外表再精美绝伦,也总有一天会走向奔溃。

  果不其然,李木匠和他的妻子在婚后一年,便匆匆离婚了。离婚的时候,李木匠的妻子站在村头的大榕树下,披头散发地向村长和妇女主任哭诉着自己内心的苦闷。村民们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有钱人”的生活也不过如此,外表看上去风光无限,实际上却充满了心酸。

  当初表哥在李木匠家看到他妻子手上的伤痕以后,就已经察觉出不对劲。于是,他在李木匠的丈母娘家“工作”的时候,偶然地提了一句这件事。李木匠的婚姻,就好像一个外强中干的纸老虎。表哥所做的,只不过是点燃了第一根火柴。

  李木匠的妻子离婚后回到了自己的娘家,不久后便重新嫁人。李木匠则离开了乡村,去了城市的一家木材工厂做了一名技术工人。如今人去楼空,李木匠那耸立在村头的大别墅早已没有了人气,外表的油漆已经逐渐斑驳。

  由于别墅门口是一个广阔的平地,村民们为图方便,便不约而同地把自家的垃圾倒在那里。时间久了,李木匠的家门口变成了村里公共的垃圾场和垃圾转运中心。村民们路过时,也会指着那栋阴森森又脏兮兮的房子对小孩说:“你看,那就是咱们村,最大的垃圾”。

  “回收人”依靠着“废物再利用”,一个月往往能赚好几千块钱,生意好的时候上万的月薪也有可能。在农村,“回收人”的收入其实不算太低,只要他们肯干,就总会有一碗饭吃。

  虽然经济方面没有问题,但“回收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烦恼,那就是很难找对象。

  社会上的一些人喜欢戴着有色眼镜看人。在他们心中,废品回收人是一个“很不体面”的工作,每天都要清理和分类各种脏乱差的垃圾。每天推着三轮车四处奔走,顶着烈日在大街小巷里叫喊“收废品咯”。

  村里的姑娘们就是宁愿嫁给一个在家种地的农民,也不愿意嫁给一个“回收人”。表哥都已经32岁了,但是村里的媒人们从来没有踏进过自家门槛。

  刚开始的时候,表哥也尝试着自由恋爱,他在曾经一起读书的高中同学中寻找合适的对象。本来那些女生们看着表哥长得高大俊朗,浓眉大眼的,都很是喜欢。但只要交往了一段时间,得知了表哥的真实职业以后,女孩们往往会十分委婉地拒绝。

  表哥因为自己的“回收人”职业错失了很多美好的姻缘,可他后来也凭借着这份职业,遇到了人生中的真爱。

  去年夏天的某一个夕阳斑斓的黄昏,表哥就像往常一样骑车电动三轮车在村里走街串巷。在路过开小超市的秀秀家时,他被一个柔和的声音给叫住了。

  “收,二手电器、废铜烂铁、生活百货我统统都收。”表哥微笑着在秀秀的家门口停下了车子。

  秀秀转身端出来了一个国产品牌的电饭煲,看上去还很新,但是插上电却毫无反应。最后两人协商,以25元的价格做成了这笔生意。

  当代社会的无现金支付飞速发展,“回收人”这一行也在与时俱进。表哥加了秀秀的微信,给她发了25块钱的红包,然后把电饭煲放在了自己三轮车上,继续向前行驶。

  按照行里的规矩,表哥本可以把这个电饭煲卖给城里的电器商,他们修好以后会再次售卖。表哥这样一买一卖,转手至少可以赚50块钱。

  然而那天表哥回家,他看着这个外表洁净如瓷的电饭煲,实在是觉得可惜。他拆开了电饭煲的底座,发现只是接口处有点接触不良所以才导致无法正常使用。找到问题以后,就好解决了。动手能力强的表哥三下五除二地就把电饭煲修好了。

  表哥是个心善的人,他看着这个崭新的电饭煲,越想越觉得自己亏待了秀秀,不该给这么少的钱。他做了很久的心理斗争,还是在微信上告诉了秀秀这件事,并表示自己愿意多加50块钱。当然,如果秀秀想要回这个电饭煲,他也完全没有意见。

  秀秀给表哥发了一个25块钱的红包,第二天就上门要回了自己的电饭煲。秀秀感念表哥人品的优秀,上门的时候还送了一袋水果。

  水果虽小,却是两人关系的开始。从此两人便在微信上经常聊天,有时是分享一首好听的歌,有时是讨论一下村里新近发生的八卦。半年以后两人便正式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不久后便在村里举行了婚礼,大请四方宾客,喜气洋洋地结婚了。

  表哥常说,“回收人”的工作就是变废为宝。做一个合格的“回收人”,必不可少的就是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很多东西,在普通人的眼中是不起眼的垃圾,在“回收人”的眼中却是来之不易的宝藏。

  “回收人”不受村民待见,但是如果没有他们的存在,我们生活里的废品该扔到哪里。表哥觉得,自己虽然每天和肮脏的废品垃圾打交道,但他的心却是干干净净的。

  人们所抛弃的物品,很多时候是他们想要告别和想要隐藏的人生。在“工作”的过程中,表哥曾经看到过各种千奇百怪的物品。

  村里的张老太死后,表哥以100元的价格回收了她家的冰箱。冰箱里装满了各种五颜六色过了期的罐头食品。罐头盖子上写着久远的生产日期,记载了张老太的儿子最后一次来看她的时间。除此之外,冰箱的底层抽屉里还放着两瓶看不懂名字的药,透露出了这位寡居老人晚年生活的心酸。

  表哥把冰箱运回家以后,清空了里面的所有东西,然后认真清洗打扫以后,将冰箱转手卖给了一个市区里的工厂,立马赚了200块钱。回到村里,表哥从这200块钱里抽出一部分,买了一个花圈,送到了张老太的灵堂里。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背井离乡,他们告别淳朴的故乡,前往经济发达的沿海城市工作,成为了新一代的“农民工”。当村庄里的年轻人们穿着光鲜亮丽的衣服踏上了远行的列车,他们也用一种毅然决然的姿态和过去那充满乡土气息的自己,一刀两断。

  每次过完年以后,村里就会有很多年轻人离开。他们离开的时候,那些带不走又不愿留下的东西,就会成为表哥手中的商品。在快节奏的生活中,一件衣服还有可能穿几年,但是落伍的手机却被人们无情地抛弃。

  生意好的时候,表哥平均一天能收到五六部手机。那些形状各异又冷冰冰的手机就好像一本本绘声绘影的日记一样,记载着主人的心情与故事。

  表哥说他从来都不会刻意地去看那些旧手机里的内容,但他的确通过手机,发现了很多平常未曾发觉的秘密。

  表哥不会主动地打开旧手机里的相册,但他还是能看到有的人把手机桌面设置成了暗恋对象的照片。表哥也不会去点开旧手机里的收件箱,但他能看到手机桌面上的同性交友软件。

  表哥清理的不仅仅是那些顾客们不要了的手机,还是他们那挥手作别的感情和一去不返的青春。

  表哥习惯于在黄昏时分出门“工作”,这既方便了顾客,又方便了自己。很多时候,“回收人”的职业就好像那暮色渐起的黄昏一样,似乎总有那么一丝见不得人的意味。

  虽然时至今日,很多人依然把“回收人”称之为“收破烂的”,把他们和“脏乱差”联系在一起。可是表哥却从不觉得自己丢人,职业不分贵贱,“回收人”也在用自己的辛勤工作为咱们这个清洁环保的社会贡献着一份力量。

  本文原载于我们是有故事的人(微信ID:wmsygsdr)|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官方故事平台

  转载请邮箱联系,并注明出处与作者姓名,侵权必究。投稿/转载/商务合作/咨询邮箱: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